当前位置 > 新闻中心 > 按揭抵押 > 温州4月至今29家企业老板欠高利贷逃跑 1人跳楼

温州4月至今29家企业老板欠高利贷逃跑 1人跳楼

2011/9/30 8:40: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浏览数() 我要评论()

  9月22日,温州最大的眼镜企业浙江信泰集团董事长胡福林负债20亿出逃,引发温州企业界一次大地震。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表示,胡福林债务关系涉及近万人、几十家企业,包括信泰上下游企业和债主,这一事件还在发酵,影响会进一步扩大。

  胡福林出逃以后,9月25日又有3位温州企业大老板出逃;9月27日下午,温州正得利鞋业的老板也因债务问题从温州市区顺锦大厦22楼跳下身亡。

  温州中小企业的生存困境经过一年来的蓄积终于爆发,温州市委书记陈德荣9月27日在温州市换届大会上表示,温州将采取措施,帮助保护中小企业渡过难关。

  “老高”来了,皮鞋皮革业重灾

  4月至今29家企业老板因欠高利贷逃跑、1人跳楼

  “柒零叁”是温州当地最为活跃网站,企业界最新消息在这里汇集。近期,高利贷危机成为了该网站最热门话题。高利贷这个企业家挥之不去的影子,在“柒零叁”上被称为“老高”。

  “老高”来了!温州人心惶惶。

  “柒零叁”网站上一份“温州大老板胜利大逃亡名单”中显示,从2011年4月至今,温州共有29家企业的老板出逃。在信泰集团董事长胡福林出逃后,又有温州龙湾泰尔铜业、温州五洲轧钢厂和温州综艺鞋业老板9月25日出逃。

  在29家老板“跑路”企业中,有11家从事皮鞋皮革业。电器制造业5家,钢材及铜业4家,餐饮业2家,其余分别所属眼镜业和印刷业等,每一家涉及的资产都有上亿元。粗略计算,2011年所有出逃企业总资产不低于29亿元。

  中投顾问宏观经济研究员白朋鸣指出,在“老板跑路”企业中制鞋企业居多,有区域经济因素以及行业利润率因素。一方面,制鞋行业属于低端产业链,在温州中小企业兴起阶段占比较高,所以制鞋企业基数较大。另一方面,由于制鞋原料成本近年来增长较快,部分原材料价格上涨超过150%,再加上用工成本增加,导致本来出口利润率已经较低的制鞋企业,经营困难。

  而温州拾贝资本俱乐部一位负责人称,老板出走事实上并没有特定的行业特征。因为这些老板出逃的直接原因都不是由于主业的问题,而是由于参与赌博、借高利贷投资或者自身参与高利贷等高风险项目,资金链一旦断裂就必须跑路。如果是企业亏损或者利润太低,最多只是关门,不会出逃。

  但是,企业利润低确实是企业家转向赌博和借高利贷的诱因。像鞋类、打火机和眼镜这些外贸出口比较大的行业、低附加值的行业,受到人民币升值的冲击很大,中方企业没有定价权,在调节过程中遭到危机也是首当其冲。

  8月,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提及,温州中小企业中传统制造业的利润已经降至5%以下,而他也曾在那时预言,如果现在的政策不调整(主要是贷款艰难、税收太高),到春节前后,温州40%企业会停工,甚至倒闭。

  “这一情况不幸被我言中,看来事态的恶化程度已经加速了。”周德文9月26日表示。

  在企业老板出逃事件开始发酵的年初,温州市经贸委中小企业处处长黄寿君曾出面澄清,温州中小企业并没有出现倒闭潮。而9月27日,黄寿君对这一问题没有正面回答。

  “政府这个时候不是采取积极态度帮助中小企业,而是选择回避的态度,是很没有意义的。”周德文说。周德文还表示,他最后一次见胡福林是一个月前,当时他状态很好,而在年初,胡福林的儿子还在温州举办了一场盛大的订婚仪式,当地媒体对此记忆犹新。

  9月26日,温州瓯海经济开发区人士表示,信泰集团破产程序已经展开,联合调查小组进驻信泰集团,不久后会给出对信泰集团资产和负债的调查报告。

  “应该有更好的结局”

  “这样的企业都能倒闭,政府一定要反思”

  周德文认为,民间借贷是压垮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。4月以来老板“跑路”的27家企业都与民间借贷有关。

  中小企业一般利用银行贷款和民间融资,白朋鸣称,2011年上半年,由于信贷紧缩,中小企业缺乏融资渠道,致使中小企业对民间融资的追捧热度增加。而另一方面,中小企业本身是民间资本的一部分,在民间借贷市场利率高涨情况下,部分中小企业也充当了债权者的角色。这导致民间借贷引发的危机,呈现多米诺骨牌效应。

  而信泰破产正是出于前一种原因。9月26日,温州长虹眼镜总经理告诉记者,现在温州眼镜行业的平均利润都比较低,在5%左右。而光伏领域即使是利润最薄的环节利润率也达到10%左右。另外,浙江省今年也一直积

  极鼓励传统企业转型,其中,新能源是政府积极推进的一个方向。

  于是,信泰集团在2008年成立了新能源事业部,先后投资组建了浙江中硅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、浙江赛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、温州中硅科技有限公司、温州中硅进出口有限公司等多家光伏企业,投入巨大。

  然而,光伏是一个前期投入巨大、产出缓慢的行业。

  浙江中硅到目前为止都没有盈利,而胡福林一直用眼镜厂来养光伏产业。虽然作为业内翘楚,信泰每年的产值达到2.7亿,然而,其一个月的高利贷利息却达到更为惊人的2500万,每年为3亿,不能填补这一空缺。

  “我感到非常遗憾,胡福林的出逃完全出乎所有人的意外。信泰是温州眼镜行业的龙头企业,也是我的副会长单位,我和胡福林是很好的朋友。”周德文对本报记者说。“胡福林是一个很好的人,非常讲诚信讲信誉,也很有社会责任感,他一直艰苦创业,在温州人缘很好。我相信他走到出逃这一步,一定是出于迫不得已。这样的企业都能倒闭,政府一定要反思,并且政府要负起责任!”

  而周德文所说所谓“政府责任”,最重要在于2008年市场环境宽松时,银行追着企业贷款,导致企业大范围扩展业务。而到了2009年,突然银根收紧,只收钱不借钱,企业的投资步伐一下子刹不住车,结果只能跌落万丈悬崖。

  “他应该有更好的结局!这个企业是可以救的。”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说。“债权和债主如果能放松一点,不把他逼死,以后还可以继续还款。现在这样是损失最大的。”

  温州拾贝资本俱乐部一位负责人也称,信泰老总出逃在金融上影响可能更大,导致温州民间借贷出现“挤兑潮”。“很多债主现在不敢去认领信泰方面的欠款,生怕一旦认领会让别人知道他也遇到资金困难,就来挤兑。企业主没人敢关机,生怕别人找不到误以为跑了来追债”

  政府终于出手

  信用较好但暂时有困难的企业,贷款利率尽量少上浮或不上浮

  温州政府终于开始出手。

  9月25日温州市委书记陈德荣邀请温州市经信委、金融办和银行召开座谈会,话题为“当前经济金融形势和民间借贷风险”,要求温州市委市政府成立专项工作领导小组和专门工作组,涉及纪检、宣传、公安等14个部门,在企业帮扶、民企融资协调、打击黑恶势力和倒闭企业善后处置等方面,加强工作力度,出台政策措施。

  9月26日温州市经信委召集全市融资性担保行业座谈会,温州市信用担保行业协会发出倡议书,内容包括:融资性担保机构坚决不从事吸收存款、发放贷款、受托发放贷款、受托投资、非法集资等违法违规活动。同时,开展行业自查自纠。另外,构建信息共享平台,及时地披露相关担保信息。

  金融条线上,温州银监分局和温州市金融办一起,召集全市各家银行主要负责人开会,号召各家银行加大对中小企业的金融支持力度。温州银监分局负责人提及,对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和信贷政策要求,发展前景较好、信用较好但暂时有困难的企业,贷款利率尽量少上浮或不上浮,不得变相收取不合理的费用。

  在公检法两条线上,温州公安局、温州检察院和温州中院联合发布通告打击暴力讨债等违法犯罪行为。包括坚决打击暴力讨债、非法拘禁等违法犯罪行为,违者将依法追究刑事责任,对追讨行为涉黑涉恶的,司法机关将依法从重从快予以打击;坚决打击非法集资等违法犯罪行为,对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融资行为,坚决依法予以取缔与查处。

  周德文表示,温州市政府现在出台政策是企业比较愿意看到的,希望可以缓解温州中小企业倒闭潮的现状。

  另外,对于信泰集团的处理结果,周德文认为,信泰是浙江省唯一的全国著名眼镜品牌,其厂房建设非常现代化,总资产估计在8亿左右,并且每年可以创造2.7亿产值,如果就这样破产对温州来说是一个巨大损失。

分享到:
相关内容链接>>>更多
图片新闻展示 >更多
提建议或意见
您可输入500
二手房地图
本地新闻
楼盘新闻
楼盘月成交量
每日成交量